滚动新闻:
首页 >> 拆迁安置

侵权责任法再审医疗损害责任明确

来源: 时间:2018-07-26 14:33:16

侵权法再审 医疗损害明确

时隔六年之后,侵权法再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12月22日召开的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将对《侵权法(草案)》(下称草案)进行二审。草案被分为12章,共88条,详细规定了侵权的归责原则、免责事由以及方式。

此外,共有7种社会普遍关注的侵权被纳入草案,单独成章,分别是产品、机动车交通事故、医疗损害、环境污染、高度危险、动物致人损害以及物件致人损害。

2002年,侵权法第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当时它作为民法草案中的一编提交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初次审议。以后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在此基础上研究、调研,反复修改,直至形成了侵权法草案,再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侵权法作为保护民事主体的合法权利、维护社会经济和生活秩序的法律形式,在民法中居于十分重要的地位。”全国人大法律委委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院长王利明教授强调。

在王利明看来,侵权法不仅是一部重要的单行法律,而且,也将成为我国未来民法典的“侵权编”。

界定侵权

九届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期间形成了民法草案,“该草案共有9编、1200多条,由于涉及面广,内容复杂,一并研究修改历时较长,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采取了分编审议的方式。物权法已由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通过。”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在关于侵权法主要问题的汇报中提到。

2002年初审时的侵权法共有65条规定,“主要是将民法通则或者其他法律中涉及侵权的条款集中在一起。”一位熟悉立法进程的民法学者表示。

“当年的条文太简单,内容也不能获得民法学界的认可。”人民大学商事法律科学中心主任杨立新认为,而此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侵权法具有更加丰富的内容和完善的结构。

作为一部明确侵权,预防并制裁侵权行为的重要法律,意味着民事主体的合法权益将更好地得到保护。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的汇报中坦称,我国的侵权法律制度存在不少问题,主要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新的侵权类型不断出现。“新的侵权类型最典型的是互联侵权,尤其是络博客对隐私权的侵犯。”有些参与立法的人士表示。

而另一方面,“现行法律有些规定较为原则,缺乏可操作性;不少规定分散在单行法律中,缺乏对侵权共性问题的规定。”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汇报中指出。

目前我国法律关于侵权的规定主要体现在《民法通则》,这部法律的17个条文概括性地归纳了侵权的一般规定。

此外,一些涉及大众切身利益的侵权散见于各种单行法和行政法规乃至部门规章,比如,关于产品的规定主要体现于《产品质量法》;关于机动车交通事故主要规定在《道路交通安全法》,而关于医疗损害,则主要依赖国务院颁布的行政法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以及最高人民法院一系列的司法解释。

此前,对公民、法人受到的民事侵害,只根据过错原则给以赔偿,赔偿范围和标准往往体现了部门利益。最典型的是《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减轻了医院的赔偿,而在有关铁路事故的处理条例中,如果因火车事故致人死亡,受害人最多才可得赔偿15万元,而且对有关部门还有其他减轻和免除的规定。

“我们需要通过这次制定侵权法,对现实生活中迫切需要规范的侵权作出规定,明确我国侵权制度实行过错和无过错相结合的原则。解决以往在单行法、行政法规中散见的只根据过错原则承担侵权的问题,有效保护受害人。”中国人民大学张新宝教授表示。

此次提交审议的草案共88条,被分为12章。“其中一到四章类似于总则,主要是关于侵权的一般规定。”杨立新说。

医疗损害赔偿明确

侵权法草案第53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义务人员有过错的,应当承担赔偿。”

在规定了过错的同时,草案还规定,在一些情况下可以“推定医务人员有过错”,包括:1.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规章、诊疗规范的;2.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医学文书及有关资料的;3.伪造或者销毁医学文书及有关资料的。”

在这些情况下,医务人员必须承担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举证。

草案第61条则规定了医疗损害中如果因产品缺陷,将根据产品质量法的规定实行无过错:“因药品、消毒药剂、医疗器械的缺陷造成患者损害的,患者可以向医疗机构请求赔偿,也可以向生产者请求赔偿。医疗机构赔偿后,属于生产者等第三人的,有权向生产者等第三人追偿。”

杨立新表示,草案中涉及的侵权部分很多都来自对现行单行法或者行政法规、司法解释的总结。“但是关于医疗损害这一部分是全新的,统一了司法实践中割裂医疗损害赔偿的做法。”

在现行的司法实践中,医疗损害被人为地区分为“医疗事故”和“医疗过错”。司法机关对当事人诉讼的裁判,不但采用不同的案由,而且损害赔偿的计算方式也不同。

如果被医学会专家组认定为属医疗事故,那么所适用的法律将是国务院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受害人将无法得到死亡赔偿金,而且能够获得的赔偿金额标准也偏低,这被认为是对医疗机构的限制保护;如果无法被认定为医疗事故,那么法院将按一般的损害赔偿案件裁判,受害人得到的赔偿金额标准反而更高。